中国政府网|重庆市人民政府网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媒体播报

母志琴:坚守山乡村小27年不改初心

--

日期:2021-01-13

1月12日早上6点,天还未亮,母志琴便匆匆出门,开车去为遥河村小48个学生、6位老师采买一天的食物。采买结束后,她立马赶到学校,为幼儿班的学生上课。

“半夜12点过才回到綦江家中,出来了好几天,挺挂念娃儿们的。”1月11日晚,2020年度“感动重庆十大人物”颁奖典礼在重庆主城举行,綦江区篆塘镇遥河村小教师母志琴作为“感动人物”参加了典礼,典礼一结束她就连夜赶回了綦江。

学校没有操场没自来水

1993年毕业后,母志琴被分配到篆塘镇陶家村小代课,学校缺老师,所以她必须什么课都上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进村只有通过泥泞湿滑的山间小路。第一天报到,父亲和她背着生活用品,走了好几小时的山路。陶家村小没有操场、没有办公室、没有自来水,有的只是一位姓邱的老师和55个孩子。“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。”空落落的环境让母志琴难以适应,自己一个山里娃好不容易飞出山沟沟,却没想到学校一毕业又回到条件这么差的村里。母志琴觉着委屈、想走。

她的委屈来不及“消化”,旁边就围过来不少孩子,大家推攘着、好奇地打量着她。孩子们淳朴的眼神,渐渐让母志琴的心安定下来。她留了下来,一呆就是5年,还在这里结婚、生子。

27年间辗转数个村小任教

做了母亲后的母志琴不是没机会离开偏远山乡。1998年,她教的第一届孩子毕业后,陶家村小正式并入篆塘小学(中心校),学校在镇上,交通方便、离家近,可以有更多时间陪陪自己的孩子……这些都是诱人的条件。

“让邱老师去吧。”邱老师是在陶家村小和母志琴并肩5年的老师,他俩负责55个孩子的所有教学。考虑到邱老师年纪大,继续在村小身体吃不消,母志琴主动放弃了去中心校的机会。当时得知育人村小还差老师,她只说了两个字:“我去。”

2003年,育人村小也并入中心校,她又再次申请到条件最艰苦的新庙村小支教。新庙村不通公路,只能步行,山高路陡,每天步行需两小时,她的衣服常常被汗水浸透。因为常穿着湿衣服上课,母志琴落下了病根——支气管扩张,常年需要靠吃药控制。

新庙村小学生杨小玲,爸妈离婚后跟着奶奶生活,作业不做、上课不听讲、和同学吵架……这些是她的常态。不忍心孩子就此堕落的母志琴只要有时间就找杨小玲聊天,还养成给她编辫子的习惯。

一来二去,杨小玲对母志琴不仅没了戒备之心,反而有种说不出的信任,上课不再闹了,老师安排的作业也开始完成了,“哪个说都不管用,只有母老师说话她才听。”杨小玲的奶奶说。

新庙村小撤并后,母志琴又再次申请辗转到过群乐村小、遥河村小等多所村小。2013年来到遥河村小后,母志琴就再没有离开过。

只要还有学生就要坚守下去

如今,离不开母志琴的还有遥河村小的5位老师和48名学生。2017年开始,母志琴不仅要给孩子们上课,还要负责村小的一切事务。

也是从那一年开始,每天定时早上6点出门,为大家买菜成了母志琴的工作。在学校,学生每天吃什么菜,她要安排;不会换灯泡,她学;不会换水龙头,她学;不会修剪花草,她还是学。为了校园更加漂亮,她自己掏钱买来玫瑰花栽在学校花坛里。

2020年9月开学后,学校来了位年纪稍大的老师,母志琴主动提出让这位老师教小学生的课程,她自己担任幼儿班的负责老师,成为“熊孩子”们的“妈妈”,要给孩子喂饭、擦屁股、换衣服。

这些年来,好多村里的孩子都到了县城上学,学校的学生在逐年减少。母志琴说,就算只剩一个孩子,她也会坚守到底,把他顺利送进中学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微博 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