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政府网|重庆市人民政府网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政务动态

--

重庆市农科院油菜科研团队负责人黄桃翠:一粒种子的“重量”

--

日期:2021-11-10

食用油自给率提高3.4个百分点,她两次刷新我国油菜含油量的最高纪录;种子选育“万里挑一”,她在“看不到曙光”的路上,艰难跋涉。

《重庆专访》,对话重庆市农科院油菜科研团队负责人黄桃翠,听她讲述一粒种子的“重量”。

“庆油8号”,是黄桃翠带领的重庆市农科院油菜科研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,51.54%的含油量,是目前全国的最高水平。

黄桃翠说,每种一亩“庆油8号”,收益就会比种其它品种多300元。目前,“庆油8号”已经推广了300万亩,也就是增加了9个亿的经济价值。

重庆电视台 翁弋然:我们“庆油8号”的含油量是已经达到了51.54%,这个数据已经是超过了加拿大的48.52%。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油菜籽生产国和出口国,中国是油菜生产大国,但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国。所以,我们长期都需要进口,那么加拿大就成为了我们的第一选择。那么,“庆油8号”这次超过的这3.02%,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?

重庆市农科院油菜科研团队负责人 黄桃翠:我们的食用油自给率,在2020年的数据,是30.1%,剩下70%都是进口了。我们的“庆油8号”含油量51.54%,跟我国的来对比,在目前的基础上,我们是提高了10个百分点。用1亿亩的油菜种植面积来算,能够增加140万吨的菜油,食用油的自给率会提高3.4个百分点,菜籽油的自给率会提高14个百分点。今年9月29日,农业部唐仁健部长在会议上提出了,我们的油罐子必须拎在我们自己手上。怎么拎?只有依靠菜籽。

其实,这并不是黄桃翠率领的团队唯一的成果,从2014年的“庆油1号”到2019年的“庆油8号”,这个团队几乎以每年一个新品种的速度在刷新着自己的记录。而说起自己培育的第一个油菜品种“庆油1号”,黄桃翠仍然激动不已。

黄桃翠:当时培育“庆油1号”的时候,它是作为主要作物在做,国家审计号出来的时候,我正在以色列上课,当时还是我旁边的同学拿开翻给我看了一眼,我当时就哭起来了,很失控的。

2006年,在湖北老家做了5年高中生物老师的黄桃翠,考入西南大学农学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,2009年硕士毕业后,黄桃翠来到重庆市农科院,开始了她的油菜育种研究工作。

翁弋然:油菜的育种它分为很多个方向,比如说抗病育种、高产育种、高油育种等等。您当时是怎么确定要从含油量的角度来切入?

黄桃翠:当时我就到处找人问,我就问管科研的院长,当时刘院长在我们心目中,是最神圣的了。他看了我一眼说,农民需要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。这是他的原话,说了再也没理我了。我一脸茫然,那农民需要啥呢?刚毕业,所以这个时候就要到乡里面去进行相关的一些调研。其实我听到最多的,农民说的最朴素的一句话,就是我收了多少斤油,所以农民关心产量,最终结果我们种菜籽,就是为了吃油。所以,这个问题我很快就想明白了,那作为科研工作者,我就提高单位面积的产油量。

在育种过程中,前期的筛选、科研过程往往艰苦而且漫长,用黄桃翠自己的话来讲,叫“看不到曙光”。面对农科院海量的油菜籽材料资源,黄桃翠一头就扎了进去。

黄桃翠:9年时间,很少回家的。天没亮就起床,天亮了就下基地,晚上看不见了,已经没办法在田间工作了,才回基地。然后煮点快餐、面啊什么的,就这样就把它过了。

翁弋然:您一方面是重庆市农科院的油菜育种的农业科研人员,另外一方面您在这些年当中,也升级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。特别是小儿子,怀孕2个月的时候,听说最长的一次是站了一晚上的火车。

黄桃翠:是的,还是“庆油3号”。它在成为一个品种之前,它必须要做大面积的试点。我到贵州的铜仁,当时的火车票,没有坐的了,我只能买站票,是晚上10:40我记得很清楚,站到第二天早晨7:00,就一直站着。

翁弋然:什么感觉?

黄桃翠:生不如死,那真的很难的,那种感觉一辈子再也不愿意再尝试。但是我不去不行的,这个农作物一浪费就是一年。

黄桃翠:一提到这个小儿子就有很多说不完的事。剖腹产3天出院,第4天的时候,国家的品种申请、品种登记,就有很多数据,各种处理。疼痛我也不怕,什么我都不怕,危险我也不怕,但是你的身体条件跟不上的时候,就是没办法的。最多工作10分钟,眼睛完全一个字都看不见,那也没法写东西了。我就又会躺下来,躺个10分钟,我觉得差不多了,又起来写10分钟,又躺下,就这样。

翁弋然:可是月子期很重要,不怕那个时候坐病吗?

黄桃翠:那个时候完全没想这个。所以,我老公当时就给我把电脑砸了,直接砸了。砸了没办法,我还是要做,他又给我买了一个。

经过了9年在黑暗中摸索的艰苦时光,在“庆油1号”获得成功之后,黄桃翠和她的团队就像“开了挂”,研究成果一个接着一个:

2014年,“庆油1号”,高产、适宜轻简栽培。

2015年,“庆油2号”,早熟、适宜稻油轮作。

2016年,“庆油3号”含油量达49.96%,创造了当时我国冬油菜区含油量最高纪录。

2017年,“庆油7号” ,高油、早熟。

2019年,“庆油8号”含油量达51.54%,又一次突破全国最高记录。

2020年,“晶油1号”含油量50.46%,抗倒、耐密。

2021年,“庆康1号”,抗根肿病。

翁弋然:所以,是什么让您可以这样地去干工作?

黄桃翠:老百姓就是靠种种子、种农作物生存的。当时有一个很朴素的想法,就是解决他们这些问题。那些老百姓很淳朴的,他会说,黄老师,我种的菜籽去年打了多少油,我今年打了好多好多的油,我太感谢你了。你能够听得出来,他在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沙哑的。在这种时候,你会非常非常地感动,也会让你兴奋、幸福好多天。

翁弋然:千千万万的农业科研工作者,哪一些前辈对您的影响最大?

黄桃翠:这样说来,那就是大家都要说的一个人了。袁老今年过世的时候,我在家里哭了三天。其实每一个农业科研工作者,都跟他的目标是一样的,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,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、吃油问题、吃菜问题。培育老百姓所需要的品种,将一直是我的梦想。

来源:第1眼-重庆广电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微博 微信